武术散打能否走向世界的关键,在于散打能否体现出鲜明浓郁的民族风格。而散打要能体现出鲜明浓郁的民族风格,则必须提倡武术技击的特色。 其中,击头和头打正是中华武术技击的重要手段和显著特点。

武术技击区别于国外一些搏击项目的一个主要标志是,武术技击始终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它不像拳击、跆拳道,主要依拳或脚某一部位进行攻防 格斗;而是借助人的全身,充分调动人体头、肩、肘、手、脚、膝、胯、臀八个部位协同作战。拳谚讲的“八门打法”,正是这个意思。人的头作为“八门打法”之首,有多种应用方法。无论是击打头部或是以头击打都有讲究。

先说击头之法,头为六阳之首。俗话讲,首领首领,可见头在人体中所占位置之重要。 故而,武林公认头乃技击之第一要害。人人均把击打对方头部作为重要的技 击手段。“翻子拳谱”强调“出手打鼻梁,锁手奔胸膛”。“形意拳经”注重 “迎门三不过,招招在脑颅”,形象地说明了打头的重要性。传统武术中击头 的招数很多,摒弃那些专以致人死地的毒狠手法,可以运用到文明竞技比赛 中来的技击手段尚有“左右贯耳捶”“迎面剌拳”“左右上勾拳”及甩、劈、 扇、抬、砸等多种掌法(为了确保安全,可暂规定不准使用肘、膝、腿等部 位攻击头部)。显然,这些传统武术招法,既有民族风格,又具有一定的威 力,并且不至于出手伤人,理应成为当前散打的有效手段。

从辩证的角度来看,有击头之法便有护头之术。武术中有“虎抱头” 一 式,其实就是“护抱头”。“护抱头”的方法亦很多,诸如以身形前后左右 闪、转、缩、展,以肘、拳格架裹拦,尽为护头之法。这些技法,融手、眼、 身、法、步为一体,不仅能有效地防护头部免遭打击,而且能演化出一系列 巧妙的防守反击技法。

再说“头打”的技术。拳谚云:“含于闾尾,发于项梗,是为整劲。”的确,传统武术技击中以 头击人,方法甚多,功效甚殊。往往能在被动情况下一记“和尚撞钟”以头 直顶对方胸口;或“黄牛麻头”,撞击对方面门,从而柳暗花明,转败为胜。头打之招,顺敌来势而定,这里聊举几例。若对方以右冲拳向我击来,我则 即以右手接其右腕,左小臂向右下裹压其右臂,肩顺势向右后拧,同时上左 步进至对方后脚处,以头撞击对方右胸。如对方以双峰贯耳向我进攻,我则 以双臂上封敌拳,同时向前滑步,以头顶其胸口。倘对方以右刺拳击我面部, 我则趋势以左拳上挑来拳,随即进一步以头击对方前胸。

击头和头打技术有丰富的内涵,能够显示出鲜明的武术技击风格,在发展散打运动这个课题上必须给予它应有的位置。而当前的散打规则规定运动员戴头盔,限制重击头部,也限制以头攻击,这样,就不可避免地限制了武术散打水平的发挥,影响了技击传统风格的发扬。试想,运动员戴头盔,又明知道对方不敢重击头部,不免会产生有恃无恐的心态,自我感觉保险系数很大,因此根本不去注意头部的防护,结果势必造成:

1) 不利于突出武术特点,而是导致武术特点的削弱。

2) 实际上鼓励了只攻不防,以猛冲猛打取胜的单纯先发制人的战术,客 观上导致了后发制人,阴阳结合,以巧胜拙等武术技击意识的退化。

3) 由于在激烈的对抗中,戴着拳套击头很难判断轻击与重击,客观上助长了少数运动员投机取巧的侥幸心理。同时,也容易造成裁判上的主观随意性。

综合以上分析,我们认为武术散打规则可作这样的修正:运动员头部不带护具,允许用拳、掌重击、连击头部,但不准用其他部位击头,允许头打。 限制除手以外的腿、肘、膝攻击头部,从而保证了运动员的安全。头部不戴 护具和允许以拳重击连击,可从规则上引导运动员高度重视对头部的防护和 以头反击,从而表现出武术技击的多种战术的手法身法来。同时,规则又鼓 励运动员运用各种身法、步法、拳法去攻击对方头部而得分。这样,既不至于频繁出现伤害事故,又可以强烈地刺激运动员进攻和防守的意识,推动散打技术的进步,打出鲜明的民族风格。

允许重击头部,会不会增大危险性呢?不会的。198711011日, 上海对澳门的自由搏击赛在沪举行。这次比赛规则采用了目前国际上较流行 的自由搏击赛规,允许重击头部。双方竞争激烈,高潮迭起。但在两天11场 赛事中,人们事前最担心的伤害事故并没有发生,双方没有一个运动员因场 上受伤而中止比赛。1988326日至28日,中州一香港“探险家杯”武 术擂台对抗赛在郑州举行。这次对抗赛也允许重击头部,9场下来,没有一个 62 运动员头部受有轻伤。在允许重击头部的规则下,运动员绝少受伤的原因在 于,这类武术搏击,手腿并用,运动员回旋的余地大,只要运动员具备攻防 的基本素质,身体并不容易被对方击中。加之在这样的规则之下头部成了严 加防范的要害部位,对方要想击中就更难了。另外,武术搏击与拳击不同, 拳击双方距离很近,运动员攻击的部位又集中在头部,因此头部因受重击而 受伤的可能性较大。而武术搏击双方距离较远,头部又往往是运动员防护的重点,故而头部受伤的可能性远比拳击小。

我们说,散打规则制定的前提有两个:一个是严格限制武术中可能出现的不安全因素,另一个是尽可能地发挥散打的民族风格。允许以拳重击头部 (以后可以放开用腿击头)和以头击打对方,既比较符合安全要求,又有利于鼓励和发扬散打的民族风格,理应在规则中有所体现。

浏览117次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牡丹园/花园路校区(海淀区)

    查询地图 公交/驾车去这里
  • 首都体育学院校区(海淀区)

    查询地图 公交/驾车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