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后,一起去一家中国餐馆共进午餐,但这时的李小龙 很少注意到我,他甚至没和我说过几句话……我也不知道布鲁斯是在 什么时间开始注意我,当我知道后,受宠若惊。有一次大家一起去看 电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电影屏幕上时,我偷偷扭头看坐在不 远处的布鲁斯,令我吃惊的是,他竟然正一声不响地看着我,当我们的 目光相遇后,我的脸颊立刻发烫起来,垂下眼帘,不敢再看他一眼!"

随着与琳达慢慢地接触,李小龙发现她还有许多特别的优点。她 不仅性格温婉,还非常聪颖、有内涵。琳达在大学里读的是医科,而医 科比别的专业要求高许多,只有学习刻苦、成绩又非常优良的学生才 能升入医科部,这让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的李小龙刮目相看。

另外在人际交往方面,琳达待人接物总是落落大方。这些都让李 小龙觉得她很符合自己的女友标准。但一向追求女孩子大胆热烈的 李小龙却没有急着展开追求攻势,面对一份他自己很看重的感情,他

变得慎而又慎。

讲课完毕,学员们按照惯例一起去餐馆吃饭。李小龙并没有和他 们一起去。而且他还喊住即将离开的琳达:“琳达,你等一下,我有话 要对你说。”当只剩下李小龙和琳达两人时,李小龙说:“我请你去中国 餐馆吃饭吧!”

琳达感到很意外。在美国,一般同事、朋友、师生甚至异性朋友之 间在餐馆吃饭,都是分别付账埋单,请客是一件比较郑重的事,尤其是 邀请自己的学生。琳达没有想太多,她以为李小龙有什么事要请她帮 忙,于是便答应下来。

在餐馆内,李小龙每点一样菜,都询问琳达的意见,琳达淡淡地一 笑,表示同意。琳达这种交际方式,让一贯在女孩面前大大咧咧的李 小龙也“规矩”起来。他开始一本正经地介绍中国饮食的品种、特色及 流派,俨然成了一位美食家。琳达兴致盎然地倾听,并不时地感叹中 国饮食的伟大。慢慢地,琳达也逐渐放松自己,表达了一些自己的饮 食见解。

这一顿饭他们吃的很愉快。但此时的琳达对李小龙的感情仍旧 是欣赏和崇拜,并没有爱意。直到有一次她看完李小龙在香港拍的电 影《孤儿行》后,才对李小龙产生爱意。

琳达在其回忆录里写道:“那是一个愉快的下午,大家练习完武术 —起去中国城剧院看电影。一般说来,我们常看日本的武士片。而这 一天,我们看了一部名叫《孤儿行》的中国片,这是布鲁斯离开香港前 拍的最后一部影片。在这之前我根本就没意识到布鲁斯的演艺背景, 他在香港早就是少年明星了。而布鲁斯却从未将这些拿出来炫耀。 此刻当我在西雅图中国城的剧院里,看着银幕上的布鲁斯时,意识到 他远比我想象的丰富得多。”

这天,从中国城出来,李小龙在琳达的心目中的形象“不再是一个 武师,或者一个'对女孩有吸引力’的中国小伙子”,而变成一个有着 丰富内心世界的、让她很有“感觉”的男孩,琳达内敛含蓄的性格使得 她将爱意深埋在心底。

她依然像往常那样和李小龙交往,但明显感觉到自己和李小龙的 关系亲密了很多。她这么描述这个时期自己对李小龙的感情:“布鲁 斯对我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尽管我的课程很紧,但我还是找时间去学 生综合大楼听他的武术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时不时地缺上一 堂课,这样就可以到布鲁斯那儿去,因为学校的课和布鲁斯的课实在 是无法兼顾……这时我并没有认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意味着什么,但 我就是喜欢这样,迫切地希望天天都能看到布鲁斯那英气勃勃的面 孔,我知道他一定不乏追求者,而且那些女孩都比我漂亮,但我有着那 些女孩没有的东西,那便是我和布鲁斯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他们开始单独一起吃饭、看电影、逛公园。这很快就被周围的人 察觉出来了,这使得功夫班以及校园里认识李小龙的女生极为妒嫉和 不解。而坠入爱河的李小龙根本不管这些,他曾经许下的“不娶洋姑 娘为妻”的誓言也完全不记得了b他认为“琳达是理想中的妻子”,他 不再对其他女孩感兴趣。有一次和朋友谈论时,李小龙曾拿琳达与他 原本抱有好感的东方女子相比较。他觉得:“美国是个摧残东方传统 美德的大染缸,大部分来到美国的东方姑娘,很快就染上美国姑娘轻 浮张狂之德性,在性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土生土长的琳达,却能 在这种文化的熏陶下出淤泥而不染,这就是我迷恋琳达的地方,她不 会被任何事情左右,永远都忠实于自己的灵魂。”

1963年的秋天,李小龙将振藩国术馆搬至大学校园附近。作为一 名功夫教练,他已完全可以维持生计,而他的计划是在美国各地区都 开办学校。在其武馆后面有一间屋子,李小龙用其做卧室。有时琳达 早晨去找李小龙时,他仍在睡梦中,因为屋子实在太黑,他没有任何可 以判断时间的线索。

琳达的学业成绩一直在下滑之中,但这已不再是琳达注意的焦 点。李小龙的成绩却没有任何问题,他在自己的事业之余还能不时赶 出几篇哲学小论

文。从语法的观点来看,他对英语的掌握近乎完美, 这点肯定比琳达还好,因为他熟知所有的语法规则,他完全是将英语 作为真正的第二语言来学习的。当琳达遇到学习上的困难时,李小龙 便赶来帮琳达,他主要是替琳达答英文课程的题。琳达对他说,她的 学业不好是因为他的过错。他听后只是用微笑来表示同意。

在进入华盛顿州立大学之后,李小龙开始了与另一位挚友詹姆 斯•李的交往——他是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地区的功夫高手兼指 导教练。李小龙在1959年第一次到美国来的时候就结识了詹姆斯, 那时他在海岸地区停留了几个月的时间专门教授恰恰舞的课程。詹 姆斯与李小龙是一对志趣相投的朋友,他们共同的话题就是功夫,两 个人经常废寝忘食地在一起切磋功夫招法和经验体会,两个人的世界 也因此越走越近。当李小龙移居西雅图继续求学后,他和詹姆斯仍然 尽可能地抽出时间来相聚。

1964年7月,李小龙大学三年级的期末时,李小龙与詹姆斯已经 计划要在奥克兰开设振藩国术馆的分校。就在那时候李小龙已经考 虑过,要在此期间既完成学业,又开设武术学校是不可能的。因为开 设武术学校的分校有许多细枝末节的地方需要他付出大量的时间和 精力,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同时完成自己的大学学业确实无从兼顾。就 在这一学年结束之际,李小龙结束了与当地大学的租约,并且安排特 凯•可莫诺作为振藩国术馆西雅图分校的武术总教头,接管他的所有 课程和班级。而他则将自己的家具和其他财物运到奥克兰,并且卖掉 了自己的小汽车,因为那时候他最需要的就是钱。琳达充满惶恐地注 视着这次疾如旋风般的行动,真不知道将要面临的会是什么,不知道 在他的这次行动中做出什么选择。

就在送李小龙去机场飞往奥克兰的分离之际,琳达还没有找到这 个问题的答案。李小龙与琳达一样困惑。,这次的行动几乎将他置于 绝处逢生的边缘。

他希望自己在担当一个丈夫和家庭的责任之前先 具备充裕的经济基础,给琳达一个无虑的幸福婚姻,成家之前必先立 业。他们已经谈到过结婚的问题,但是最终还是因为时机尚未成熟而 计划搁浅。

就在李小龙准备登机的那一刻,他从琳达的脸上读懂了忧虑。他 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琳达,我会回来的”,然后就离开了,在那一刻琳 达感到有什么东西从生命中离去。是否再也见不到他了?当他越来 越强壮,越来越优秀的时候,自己是否已经慢慢地泯灭在他的记忆中 呢?这些念头一一划过琳达的脑海,因为他们约定过,彼此之间没有 任何义务和责任。李小龙也说过,在他未成功之前,不会做任何不负 责任的事情。他认为在娶妻生子之前一定要有坚实的经济基础,这一 点非常重要。在琳达的追忆中,琳达很高兴他没有一直地坚等下去, 否则也就永远不会有可爱的儿子Brando和女儿Shannono

1964年的那个夏天是一个信使繁忙的季节,李小龙在整个夏季里 每天都写信给琳达,信中充满了他的期望和挂念。琳达在西雅图的市

浏览89次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牡丹园/花园路校区(海淀区)

    查询地图 公交/驾车去这里
  • 首都体育学院校区(海淀区)

    查询地图 公交/驾车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