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是丁佩。当时丁佩的情绪已经稍稍稳定 下来,并详细回答了李小龙妻子琳达的律师罗德丞关于“1973年7月 20日李小龙在丁佩住处所发生的一切”的提问。如果把她的话与邹 文怀的话相对照,再综合李忠琛、琳达的证词及其他线索,我们就能大 致推断出李小龙在1973年7月20日这一天的活动情况:

下午1点,琳达外出购物,与李小龙道别。李小龙说他与邹文怀 有一个约会,约会的内容是一起讨论《死亡游戏》的剧本,并告诉妻子 可能不回家吃晚饭。李小龙没有向妻子撒谎,只不过隐去了讨论剧本 是去丁佩寓所这一细节。

下午2点,邹文怀来到李小龙家中,二人对《死亡游戏》的剧本大 纲展开讨论,然后一起离开,在下午4点左右来到丁佩的寓所。这次 见面的主要内容是由丁佩在《死亡游戏》中出演一个角色,还约定晚上 一同前去凯悦酒店的金田中餐厅与澳大利亚著名演员佐治•拉辛比 见面,讨论他在片中出演哪个角色。

三人在丁佩家中讨论了两个多小时的《死亡游戏》,傍晚7点前 后,李小龙说他有点不舒服、头痛。丁佩就让李小龙服了一片由自己 的私人医生开出的止痛药,并带李小龙去她的卧室休息。李小龙让邹 文怀先去凯悦酒店见佐治•拉辛比,自己休息一会儿后就会赶去,然 后就在丁佩卧室的床上睡下。

晚上8点,邹文怀离开丁佩家,前往凯悦酒店去见佐治•拉辛比。 邹文怀走后半小时,丁佩来到卧室,见李小龙睡得很沉,就没有叫醒 他,并打电话告诉邹文怀说,李小龙睡得很熟,让他多等一会儿。

9点,丁佩再一次去看李小龙,见他还没睡醒,于是又打了一次电 话给邹文怀。邹文怀见李小龙没能赴约,于是在9点45分左右再次 来到丁佩家,见李小龙还在熟睡,就试图把他叫醒。李小龙没有反应。 邹文怀以为他睡得

太沉,就推了李小龙几把,还在他脸上拍了几下,依 旧无法把李小龙弄醒。邹文怀见状,开始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于是 让丁佩打电话给她的私人医生朱博怀,让他立刻赶来。

10点刚过,朱博怀就赶到丁佩家,对李小龙进行了初步的检查,发 现李小龙已经昏迷,根本无法叫醒,甚至连呼吸'心跳和脉搏都已停 止。朱博怀描述说,当时的李小龙神态安详,完全没有痛苦挣扎过的 痕迹,他至少用了 10分钟试图使李小龙恢复知觉,但都没有效果,李 小龙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的迹象,于是他立即建议把李小龙转送伊丽 莎白医院。或者说,李小龙在10点前后已死亡。

在谈到丁佩给李小龙服用的止痛药,也就是他开给丁佩的止痛药 时,朱博怀指出,这种药的药性比阿司匹林要强烈,普通人服一片并无 大碍,但是对有敏感反应的人来说,这种药片却可能产生不良作用。 也就是说,李小龙对这类药物过敏。

马头涌消防局派出的43号救护车在当晚10点37分赶到了丁佩 的寓所,高级救护员彭德生在做急救检验时发现李小龙已经没有了呼 吸和脉搏,于是给李小龙做了人工呼吸和给氧急救,仍未能救醒李小 龙。.在救护车赶往医院途中,彭德生继续对李小龙进行急救,均未能 救醒李小龙。

当晚11点,救护车赶到伊丽莎白医院,急症室当值医生曾广照立 即对李小龙实施再次抢救,李小龙仍然没有心跳和呼吸,而且瞳孔扩 大,对强光没有任何反应。紧急救治单位的郑宝志医生也证实,当晚 11点他对李小龙实施检查时,李小龙已经没有了脉搏和呼吸,从理论 上看,可以认定李小龙已经死亡,但是考虑到李小龙身份的特殊性,他 仍用肾上腺素替李小龙做了一次“心脏内注射急救”,注射后,李小龙 依然没有反应。

11点半,伊丽莎白医院的米高•麦医生正式签署了李小龙的死亡 证明书。

法医警官叶志鹏也对李小龙尸体和丁佩寓所的检查结果做了说 明:他在检查李小龙尸体时,发现李小龙的左脚趾上有一处切开输血 过的痕迹,左胸处也有做心脏内注射急救时留下的针孔,但是身体的 其他部分并没有新留下的伤痕和暴力迹象,而丁佩寓所也没有发现打 斗迹象和有毒物品,所以他认定李小龙没有遭到谋杀。叶志鹏还补充 说,由于李小龙曾有过在拍片现场突然昏迷的经历,这可能就是李小龙猝死的前兆。

根据这些供词,死因研讯法庭给出了李小龙“死因不明”的初步 裁定。

这显然不能让龙迷和媒体满意。于是,调查继续进行,关键就在 于李小龙的验尸报告。

李小龙的尸体被解剖后,其肝、肾、小肠、结肠、血液及胃部残存物 样本立刻被送到香港当地的化验室,由法医部的林医生进行检验,其 余样本则送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化验室进行分析。不过第一批验 尸报告出来时,李小龙已经下葬。

验尸报告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在李小龙体内发现的微量大麻。 法医部的林医生和负责剖验尸体的伊丽莎白医院病理学家黎史特医 生都表示:这点分量的大麻不可能是诱发李小龙猝死的主因。黎史特 医生还指出,李小龙头部没有发现伤痕,既没有出现脑出血,其脑血管 也无梗塞之处,身体的其他器官也都很正常,唯独脑部有中度肿胀,其 脑肿很可能发生在死亡前半分钟,而且来势很快,但脑肿并不一定能 致人死亡,李小龙的死因很有可能与止痛药过敏反应有关。这一说法 得到了伦敦大学法医学教授迪雅的认同,迪雅教授表示:李小龙的死 因是急性脑水肿,原因是对止痛药中的某些成分产生了过敏反应。但 这只是推测,并非结论。

法庭最后裁定,李小龙的死因乃是“死于非命”。此裁定一出,众 皆哗然,全港上下纷纷表示质疑,认为官方的这一说法根本就是不痛 不痒,含混过关。

站在客观的立场看,香港官方的这一裁定并非不合理,甚至可以 说是把引发争议的可能降到最低,最说得过去的一种选择。但官方忽 视了各界对李小龙之死的关注度,或者说,这一裁定根本就没能满足 大众对李小龙之死爆炸性消息的期待。当然,站在官方的立场,当然 不希望李小龙之死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牵扯的人越来越多,耗费大 量人力物力到头来因为种种原因落得一个不了了之的结果。

调查李小龙的真正死因

功夫之王李小龙自小就打架,脑部留有疾患。据李小龙前期弟子 杰西•格洛弗说,他们这批早期弟子都知道师父有脑部疾患,早在洛 杉矶李小龙就犯过一次病,症状和他死时一模一样。

琳达说,她在1972年2月以后,才知道李小龙偶尔服食大麻,但 是表示李小龙对健康和事业很看重,不会多吃。

1972年2月,属于李小龙的嘉禾旗下公司——协和公司开张了― 段时间,李小龙有了自己的公司,同时又出演了《精武门》,公映后好评 如潮。他又要拍《猛龙过江》,并且把所有的事物几乎一肩挑,压力很 大,开始服食大麻来缓解压力也在情理中。但是服食大麻,对于身体 来说还是有害的,尤其对于几乎有空就锻炼身体的李小龙来说,身体 极度疲劳,加上需要吃治疗腰伤的镇痛药,令李小龙的胃部受损。这 样的情况下,过度锻炼,透支身体,大麻就起到了加速脑部疾患的作 用,但是不是主要原因,最多算一个次要原因。

李小龙压力大,导致睡眠严重不足,也加重了脑部疾患。1973年 5月,李小龙在关闭了空调机的配音室里闷热难耐,突然发病,经抢救, 确定为因过度疲劳导致的羊角风——也就是癫痫,而他在之前服食过 大麻,等于在一根蜡烛上浇上了一桶油。出院后,李小龙专程去美国 医院做了一次彻底的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实际上,李小龙并没有 做脑部检查。而他的尸体报告除了说李小龙的脑部“中度肿胀,像块 海绵”以外,还说到了李小龙的肾功能有点问题。而在他的尸体里发 现了总共0.9克的大麻,但是没有发现植物纤维,血液里也没有大麻 的成分。

在李小龙死前,很多人见到他神情恍惚,成龙更是说他在打保龄 球的时候,眼睛出神地望着远方,好像看见了上帝。几天后就死在了 丁佩家。

丁佩的话不可不信,现在以法庭证供为主,重组李小龙7月20日 那一天:

邹文怀2点左右来到李小龙家,和李小龙谈论《死亡游戏》的剧 本。出门的时候,李小龙对琳达说可能不回来吃饭了,因为约了佐 治•拉辛比一起吃晚饭。4 ~5点,两人来到丁佩家,谈论了 2个小时 的剧本。期间,李小龙说头疼,丁佩就给他吃了一片包在锡纸里的白 色药片(注意,李小龙喝的是冰啤酒和汽水,但是没有进食),李小龙吃 完药就去丁佩的睡房里那张铺有床单的床垫上休息,并且关上了门。 邹文怀在走之前特意去看过李小龙,发现李小龙神志清醒。而丁佩则 在客厅看电视。

之后的事情,就是丁佩连续几次打电话给邹文怀,说李小龙不醒, 于是邹文怀赶来,也弄不醒李小龙,找到了朱博怀医生,医生也弄不 醒,于是打电话叫救护车,救护车负责人员在车上急救,做人工呼吸, 并且送到朱医生决定的伊丽莎白医院急救。(根据急诊医生的报告, 琳达和邹文怀一起陪李小龙进医院)其实那时李小龙已经是尸体,但 是医生还是做了心脏掌上压、心脏注射强心剂的努力,但是李小龙终 告不治。

如此可以说李小龙是死于过度疲劳,也可以说他是死于脑癌,但 是最科学的解释是:

浏览85次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牡丹园/花园路校区(海淀区)

    查询地图 公交/驾车去这里
  • 首都体育学院校区(海淀区)

    查询地图 公交/驾车去这里